当前位置: 主页 > 周易风水 > 易经八卦 >

人生难得一段易——散谈《易经》

时间:2012-10-18 09:37 来源: 作者:

    用散谈这种方式是想在叙述上随心所欲一些,不用那么正襟危坐,精心构思,讲究布局谋篇。散谈可以想起来就写,有时间就写,可以写长也可以写短。在行文中可以板起面孔,露出教师爷的酸腐气,也可以放下架子,嘻皮笑脸,没有正经的来一点痞子气。

  既然是散谈,就不是正谈。读者看了书中的内容,有了不同的意见也不要意气风发,定要论出个长短是非,《一言易经》这个书名就已经把我的用意表露的明明白白了。赘言不叙,还是进入散谈《易经》的正题。

  对《易经》有兴趣是从2004年开始,因当时正满腔热情地写作《夜读论语》一书,在被孔子情操润泽的同时,总是被从《论语》中所散发出来的一种氤氲所阻隔。这种感觉是只可意会难以言传,心中有而口中无,想说但又说不出来。这种感觉有时候会达到让人近乎窒息的程度。那时用李白《行路难》中的“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。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”的诗句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常翻看两本书,一本是《古方观止》,一本是司马迁所著的《史记》。在这两本书中常会有一些“拦路虎”不时跳将出来,这些不时跳将出来的“拦路虎”就是《易经》中的一些东西。

  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中有这样一段文字:孔子晚而喜《易》,序《彖》、《系》、《说卦》、《文言》。读《易》,韦编三绝。孔子自己也曾深有感触的说:假我数年,若是,我于《易》则彬彬矣。看到这些文字时,我曾想,《易》是一部什么样的书,让老年患病的孔子这么为之着迷,以至达到“韦编三绝”的程度。要是我们今天的人们,别说是“三绝”,就是“一绝”也是一个奇迹了。当然这只是一种戏言,现在的书籍早已不用那种落后的方式装订了。总之,对我来说也就是带着这样一种疑问我开始接触易经。

  对《易经》的接触于我来说那是连皮毛都算不上,只是在接触《易经》的过程中,我发现《易经》的每一卦每一爻都是那么入情入理,它无论用什么笔法写出来,比喻也好形容也好,你只要带着问题去解读,它就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,并且各个方面无所不包。在某一定的程度上来说,它简直就是一个人生的超市。你走进这个超市,你说你想要什么你想要购买什么,你想要看什么你想要解决什么,这里都会满足你的需求。多少人不都是在人生的这条路上艰难地探索吗,艰难地跋涉吗?有的人还痛苦地发出上天对我怎么如此地不公平的叹息,其实这人生的答案我们的先人早在几千年之前就给我们准备好了,只是我们没有用一双慧眼去发现去研究罢了。王国维先生在《人间词话》里有这样一段经典的文字:古今之成大事业、大学问者,必经三种之境界:“昨夜西风凋碧树。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”此第一境也。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此第二境也。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回头蓦见,那人正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此第三境也。用第三个阶段来形容《易经》,可以说是一点也不为过,这也是我为什么给这本书取《一言易经:蓦然回首,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》这个名字的原因。

  远古“三皇”之一的伏羲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,他能留心于大自然给于人世的一切启示。当他正在苦苦思索无限宇宙和有限人生的关系的时候,他看到或听说到一个惊世的奇迹和传说,那就是黄河岸边曾出现过一种龙马,这种马的马背上画有一种图形。这种图形令人难以辩认但又令人着迷,因为有一种人也就是民间的高手,能把这种图形解说的头头是道。当时的人们多以马首是瞻。伏羲还听说,在洛水中还生活着一种大龟,这种龟的背上也有一种图形,时断时续,令人称奇。于是,聪明好学的伏羲就根据这“河图”“洛书”的启迪,一个人赤脚在黄河岸边反复画着,终于有一天他把自己对人生对宇宙的所思,用二个一阴一阳的符号通过三次不同的组合,画出了惊天动地的八卦。这一天,应该说是中国文化历史上最灿烂的一天,也是世界文化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天,这一天应该定为世界文化的启蒙日,人类的启蒙日。因为没有伏羲的八卦,中国人的文化历史向什么方向发展,发展成一个什么样子就很难说,甚至说中国人的性格和禀性是一个什么底片也就很难说了。

  伏羲的八卦经过多年的发展,早已经深入人心,人们把八卦当作生活中求生存发展的一个重要工具,占卜问天,日月更替,生生不息。可天算不如人算。如果不是商朝的姬昌,也就是后来的周文王,被商朝的纣王拘押,伏羲的八卦也许也就得不到进一步的发展了。司马迁在《史记·周本纪》中这样写道:西伯盖即位五十年。其囚羑里,盖益《易》之八卦为六十四卦。这一段文字的大体意思是说,周文王在位也就干了五十来年。他有一段时间被囚在羑里(今天的河南境内)的囚徒生活。在作为囚徒的日子里,姬昌在里面非常寂寞无聊。对于一个伟人来说,寂寞是最伟大的享受。于是,在没有人打扰的日子里,姬昌把伏羲的八卦在墙上在地上反复地画来画去,作为一种打发时光的游戏,可就在这无聊的游戏中,怀着一腔激情的姬昌突然有一天来了灵感,伏羲把一阴一阳两个符号通过三次不同的组合创造了八卦,我如果把伏羲的八卦给他来一个两两重叠,如何?也许正是由于姬昌的这一创造性的革命性的发现,使他成了八卦的重要传承人和创造者。在姬昌的手里,伏羲的八卦向前迈进了一大步,八卦增加成了六十四卦。其后,姬昌继续发奋一连写下了六十四卦的卦辞和爻辞。到了姬昌这里,可以说易经已经是大功告成了。

  我们现在看到的《易经》是由两部分构成的,一部分是姬昌在伏羲八卦基础上发展而成的经文部分,这是易经的骨头。一部分就是现在附在经文后面的传文部分。传文部分是怎样形成的呢?八卦到了孔子生活的春秋时期,经过秦朝的“焚书坑儒”事件,易经可能知道的人或会应用的人就不多了,就连博学的孔子也是到了晚年才发现和攻读易经。孔子的这一读不要紧,他发现《易》是一个好东西,一定要把它传承下去。司马迁在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中对此也写得非常明白:孔子晚而喜《易》,序《彖》、《系》、《说卦》、《文言》。读《易》,韦编三绝。孔子还深有感触地说:假我数年,若是,我于《易》则彬彬矣。对于孔子来说,晚年才喜易真是中国文化发展史上的一大损失,如果孔子早年就知易喜易学易演易,还不知道孔子会写出什么伟大的著作来呢。那流行天下千年的也许就不会是《论语》了,也许就是《论易》了。

 


(责任编辑:紫阳观道院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